正文 164章、过几天皇帝日子

小说:局长红颜| 作者:鹰犬人生| 类别:科幻小说

    刘伟军看看时间,也该到吃晚饭的时间了,他对储少红说:“储少红,你房子里还放有多少现金与银行卡,我们要走了,一时你也不可能回来,我劝你都带上吧,别让小偷来帮了你的忙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储少红说:“你们真的搞错对象了,我不是你们所说的储少红,我也不是陈小华,我的真名叫曾梓新,我的男人是广州市中国银行的高工。”

    小黄与小左听了她的话,有点犹豫了,看着刘伟军。刘伟军却说:“储少红,你别演戏了,你是谁,到时候自然会有人给你做结论的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这时她突然说:“你们硬要带我走也可以,你们让我拿点衣服与食品,让我给我爱人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刘伟军说:“可以,你说拿哪些东西,我们一起过去帮你拿。你说电话号码,我们帮你打。”

    她怔在客厅里不动了。刘伟力军对小黄说:“你与小左守着她,我去把该关的电器电源线拨了。”

    刘伟军过到餐厅,拨了电冰箱的插座,又去了卫生间,就在这时,储少红竟然冲向了她家的阳台,被小左与小黄死死地拖住,才没有发生嫌疑人跳楼的悲剧。

    她崩溃地说:“你们让我去死吧,我反正也活不下去了,你们就让我跳下去算了。”

    刘伟军听到了他们的动静,冲了出来,严厉地看着储少红说:“储少红,你别耍这一套鬼把戏了。你用这一招来吓唬我们,有什么用?小左,你抓住她的铐子,只要她一有所妄动,你就往上提,她没有办法,会老实的。”

    刘伟军再次去把储少红家的所有门窗都关好,并检查了一遍,然后出来把搜到的钱、银行卡做了一份提取笔录,与刑事拘留书一起让储少红来签字。储少红却拒绝签字。

    刘伟军让两个民警也签了字,也不与储少红较劲,知道她是被反铐着没有面子,也没有给她解脱,只说了声,我们走吧。储少红被小左提着出了门,刘伟军在出门时看了她们一眼,反转身进去还是帮她拿了几件衣服裤子,并将冰箱里的水果用一个袋子提着,走出来反锁了房门,然后四人一起乘电梯下楼,来到了他们的车子旁边。

    刘伟军将储少红的那包衣服与食品,放到了车子的后备箱里,让两个小民警将她夹坐在车后座位上。

    然后给林文龙打了电话:“林局长,向你汇报一个好消息,储少红已被我们成功抓获,我们现在已上车,正准备连夜往老城市里赶回来。”

    林文龙听说储少红已被抓获,十分高兴,对刘伟军说:“刘局长,祝贺你们马到成功,不过路上要小心一点,车子慢开一点,困了的话一定要休息,注意安全,案件不靠这一时半会儿赶时间,祝你们一路平安。”

    林文龙得到了储少红已落入法网的消息后,心里有些激动起来,这下可好了,储少良涉黑涉恶案件有了新的突破口,他当即将这一令人鼓舞的消息,马上向主管这一案件的省厅领导陈万能汇了报。

    与陈厅长讲完了这件事以后,觉得很有必要直接向省委常委、省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厅长明远达作一个汇报,于是又将储少红已落网的消息,打电话亲自向明书记做了汇报。省厅拿着储少良正不知如何是好,关也不是,放也不是,这时得知储少红被抓,等于在那堵黑墙上穿了一个洞,让它漏了风、见了光,帮了省公安厅的大忙。

    于是对老城市公安局表示感谢,马上做了新的审讯工作安排,决定派郑总队长、刘处长一行专家下来,对储少红进行初步审理,并决定接进省城深挖。就储少红的到案做了充分的准备。

    刘伟军三人带着储少红上了路,起初他们谁也没有说话,车子在106国道上,由南向北而去,储少红见他们走出了广州市还不打算吃晚饭,就试探着说:“你们肚子不饿么?我想吃饭。吃了饭再走吧。”

    刘伟军说:“你莫急,我们到了佛岗再吃晚饭不迟。”

    储少红说:“到佛岗还要走三四个小时呢?不必要这么赶吧,我请你们吃饭。你是刘局长啊,你过去在哪个局工作,我怎么不认识你呢?”

    刘伟军听到储少红与他套近乎,边开车边对她说:“请你现在不要讲话,我一直在基层工作,你不认识我也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储少红却不听他的劝告,还是要说:“你怎么不让我说话呢,你们说我是储少红,你们真的抓错人了,我以为你们是广州市公安局的,你们要把我带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小左说:“你乱讲,我们刘局长第一句话就告诉了你,我们是老城市公安局的民警,证件也给你看了,我们回江南,你这是明知故问。告诉你不要讲话,你最好配合我们,否则给你堵上嘴巴,你自己也吃亏。”

    储少红听说要堵她的嘴巴,想起别人说过,有人被公安用臭袜子堵住了嘴巴,她怕真的被他们用垃圾堵嘴,恶臭攻心,于是也就不敢乱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可是过了一会儿,储少红又说话了:“你们赶快给我松松铐子,我的手要断了。”

    刘伟军说:“储少红,只要你不胡搅蛮缠,你配合我们工作的话,我可以给你把手铐放到前面,你也好坐一点,你认为这样行么?”

    她大声说:“要的,你们出来也是为了混饭吃,你们一个月能够挣多少钱呢,你们把我放了,我给你每人一百万,行么?”

    刘伟军把车停到了路边,高兴地说:“你要早这样说的话,我还抓你干什么,现在我就帮你把手铐解到前面来。”

    小黄与小左听到刘副局长这样说话,心里吃了一惊,只见他停了车,也没有做什么,直接对小黄说:“小黄,给我们储总松手铐。”

    然后对储少红说:“储总,我们没有收到你给予的现钱以前,请你还是配合我们把手铐戴一下,松铐一点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储少红说:“钱就在我的卡里,现在我就可以回去取给你们,只要你把车子开回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她心里看到了希望,再没有做出任何反抗,小黄给她解了手铐,又顺利地在前面戴上了。

    看到储少红的双手放到前面来,被小黄铐住了以后,刘伟军才上了车,他不再与储少红说什么,任她问东问西,只说是不知道。

    一路北上来到了一个路边饭店,他决定下车吃饭。刘局长对储少红说:“储总,你也知道我讲现实,你有钱,我也是为钱而工作,不过在我们没有拿到你给我们的钱以前,你得听我们的话,你要反抗逃跑的话,这些都是徒劳的,搞不好我们的枪支起了火,造成了伤亡就不好了。希望你配合我们,一切都好商量。”

    储少红老实多了,她认为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,这三个人可以用钱卖得通,于是并没有再大吵大闹,而是显得大方地说:“你们三个的吃饭钱,我包了,你们也晓得,你们从我家里搜到的那四万多元现金,吃个饭,住个店,你们用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刘伟军笑容满面地对她说:“那我就不客气了,谢谢你的款待,但我们不能给你松手铐。你要量解。”

    储少红说:“我是讲信用的人,你们以后都可以到我的手下来工作,我可以给予你们比在公家高得多得多的工资。你们把我手上的手铐解了,等我们吃完了饭,上了车再铐都行。”

    刘局长说:“你不要为难我们,我不想出事,我们必须按照游戏规则来办才行。你下去被人看见没面子的话,我们可以进包厢里去吃。在包厢里,手铐我可以给你解开。”

    看到刘局这样谨慎,他们三人也没有谁提出什么异议,于是由小黄下去联系了饭菜,然后他们一起到包厢里坐了下来。储少红说要上厕所,刘伟军与小左陪她到店边的小卫生间解了手,回到了包厢以后,刘局长真的给储少红解了手铐。

    在等饭菜时,储少红心想,现在自己不戴手铐,是一个逃脱的好机会,可是钱与卡都在刘伟军的车内,她看了看他们让自己坐在最里面的坐位上,肯定也是为了防止她出逃的,逃跑没有把握,于是放弃了逃的想法,心里打着算盘,想着一定要收卖他们。

    她看着刘伟军说:“刘局长,我知道你不想放我,你们两个年青人也不相信我,会把那么多钱给你们。这样吧,我把我卡上的钱全部取出来,我们平分了以后,各奔东西。”

    刘伟军看着她问道:“你卡上还有多少钱?”

    她看着他说:“500来万吧。”

    其实她的银行账上不止五千万,但她绝不可能把这个钱,一开口就报出来卖命卖自由。于是只说了一个存折上的500万。两小民警听到可以分500万,心花怒放、心惊胆颤起来,只好看着刘局长,想要看看他怎么处置这么多的钱。

    刘伟军说:“储总,你的钱都被省公安厅封了,你哪来的500万?”

    储少红说:“你这就不懂了,我们总不可能不放点私房钱吧。你如果愿意与我在一起的话,我把我所有名下的股份,全转让到你的名下,但你要保证我的安全与自由。”

    小左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刘局长,你出这趟差,财色双收哇!”

    刘伟军也笑逐颜开地说:“我在公安局上这个鸟班,这一辈子也不可能存一百万块钱,这一趟差下来,我就能拥有上百万的财富,我真的好想好想接受你这一笔巨款啦。只是我也要失去自由,也要东奔西跑、东躲西藏,拿着你这么多钱,我能不能真正用得脱呢?我还得想想。你们两个是怎么想的,告诉我,敢不敢要这些钱?”

    小黄笑嘻嘻地说:“我不要,我也怕从此失去自由与阳光。”

    小左却说:“给我,我就敢要,我反正是听领导的。”

    刘伟军也说:“我也想要,我们吃了饭,就回去拿钱。储总,可是银行一时提不了那么多现款啦。”

    储少红说:“我先给你们每人存点钱,然后让银行划账给你们,不要取现款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刘伟军兴奋地说:“好,就这么定了,我们赶快吃饭,吃了饭,我们跟着储总发一笔大财也好。公安这个工作累死累活,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刘伟军说同意接受她的钱,储少红深情地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听他说已四十来岁了,却完全还是一个小白脸的模样,不到一米七的身材,留着西式长发,显得十分的灵活聪明。储少红心里真的喜欢上了他。他也大胆地看了她一眼,露出了一份欣喜的笑脸。

    这时饭菜上来了,都是几个家常菜,芹菜炒香干、素炒茄子、青椒炒肉丝、苦瓜炒干鱼、西红柿蛋汤。

    储少红看着这三个警察吃得喷喷香,于是也吃了一点点。

    应该承认,要是储少红还在富豪大酒店主事的话,他们今天晚上点的这种档次的菜,拿喂她家的狗都不合格。也是今天落了难,沦落得与小市民一般了,她不得不也跟着他们吃了几口下肚皮里。

    她突然看着三位民警问道:“你们过去去过我的富豪大酒店,吃过饭么?”

    刘伟军说:“去啊,我经常去啊,我们隔三差五的就有饭局,到你们那边吼一吼呢。现在不是你经营了,可是你侄子更有本事呢,他们搞得比你在时还要红火。”

    储少红一听说储海波经营得不错,就点了点头,欢欣地笑了。

    小左看着她的样子,发现这个女人真的很富丽、很雅致,她一听她说,你们过去去过我的富豪大酒店吃过饭么,心里就彻底平稳了,她先前还有点认为,我们这次行动是不是抓错了人?这么富态的女人,怎么也与那个经营黄赌毒,手下养着数以十计打手的黑心老板——黑老大挂不上勾吧。

    可是她说给他们100万,500万,她就相信了她的黑恶。可是刘局长还与她谈天说地,还准备收受她的100多万贿赂款,要本不像是在开玩笑,她就心惊肉跳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喝酒,饭很快就吃完了,小黄去付了款,62块钱。

    刘伟军过来对储少红说:“走吧,不好意思,我们没有拿到钱以前,我还得给你戴上手铐。”

    储少红不知是应该仇恨,还是应该暧昧地看着他,只见他脸带微笑,实在不是仇敌的形态,于是她温柔地抬起了双手,让他轻轻地铐了上去。

    小左上前来挽住她的手腕一起走了出来,他们上了车,还是原来的坐法,两个民警一人一边把她夹在了后座的中间。储少红突然感觉到了自己,并没有能说动他们三人,反倒是自己被他们耍弄了。

    刘伟军发动了车子,朝江南方向飞驰而来。

    在车上,储少红直往小黄身上靠,她想用色相拉拢这个小伙子。小黄从来还没有与女人这么亲近过,他当然不敢主动靠住她,可是她却明显的靠了过来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散了着香气的师奶级的通缉在逃犯,他实在是无法仇恨得起来、态度凶恶得起来,她那么柔软,那么温热,那么香艳,她靠上身的感觉好奇妙啊,身子一阵一阵地发热呢,真的好像触了电一样,那里已如一棵雨后春笋,直直地立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心里想着,只要她不攻击我们,让她揩点油就揩点油吧,你揩我的油,我也揩你的油哇。还不知是谁占谁的便宜呢。

    小伙子只怕她突然抬手一铐子打在自己的头上,甘脆把右手挽过她的左手,抓住了她手上的铐子。这储少红直用往小伙子身上衬,这对小黄来说,是福是祸难说,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考验,那倒是真的呢。

    小左明鲜地感受得到了储人红往小黄身上倒,他被逼到了角落里,她取笑道:“黄均文,你小心一点,哪个时候你掉下车去了,我可拖不动你们两个人呢。”

    小黄说:“你讲屁话,你来抓住她的手铐。”

    储少红说:“小鬼,你还怕我跳下车去啊?你这么抓着我的手,是不是想吃我的豆腐啊。”

    小黄说:“你一个老奶奶了,放正经点,我不是你想像的那种人。”

    他不敢说是你挨上来的,如果这样说,等于承认他们两人之间有事,让她得寸进尺地宣闹起来,可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他只得趁机推了她一把:“你坐正点,我们美女那边都要吃你的醋了。”

    小左说:“嗨,你们两个挨在一起,关我屁事啊,我吃你们的那门子醋啊,你别自做多情好不好?”

    刘伟军说:“你们两个谈了朋友没有?”

    小左说:“我都快要结婚了,今年底请大家吃喜酒吧。”

    小黄说:“我不想结婚,我没有房子没有钱,那个愿意嫁给我哟。”

    储少红说:“我给你一百万,你怕什么,现在你在老城市花十万元,就可以买一套豪华房子,你们把我放了,只要你们三个人不说,谁也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刘伟军说:“当时,在你家里要这样一说的话,我二话不说就拿钱走人了。可是你等我向市局领导汇报了报,才说可以给钱给我们,我们真的太为难了。我想了这一路了,这样吧,我把他们两个年轻人送回去,然后由我送你去看守所的时候,我们两个再一起跑掉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我们即不耽误他们两个年轻人的前途,我又能跟着你出去享受一段有钱人的生活时光,这是最好的方案了。”

    储少红马上坐正了身子,对刘伟军说:“你不要你的老婆孩子了吗?你不要你的政治前途了么?你骗得了谁?你无非是想我配合你们,老老实实地回老城市去,完成你的任务而已。

    你是没有过过有钱人的生活,看你们今天晚上点的那些菜饭,真的就是叫化子过的生活,你们真的不想过一过天堂般的好日子么?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回书页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