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 【海上女妖】

小说:天王[跳舞]| 作者:跳舞| 类别:

    唐樱忽然这么一晕,倒是把张小桃吓了一跳,赶紧上去抱住了她,只觉得这个女孩子身体轻飘飘,更是牙关咬紧。

    烟花低头看了看,出了口气:“没事,是饥渴过渡,给她喝一点水,先别喂食物,等她醒来,给她吃一点蟹肉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唐樱一个人在海上漂了几天,全靠着从小的苦苦修炼强行支撑,没有食物和水,却勉强活了下来,也算是天大的运气了,而刚才从海里被那帮暴徒救上来,醒来之后,就出手杀人,还一路狂奔到这里来,又给陈潇治伤,都是靠着一股激动的情绪在支撑,此刻劲头过去了,自然就支撑不住。

    这会儿,洞里的其他几个女人也不敢袖手旁观了,赶紧上来手忙脚乱的给唐樱灌了点儿水进嘴里,扶着她在陈潇的身边躺了下来休息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日本小妞晕的突然,醒的也快,才喝了两口水,不多片刻就睁开了眼睛来,这会儿却是压抑了多日的疲惫全部反弹了上来,虚弱不堪,却低声说了一句:“小心……海上……危险……有……恶魔……”

    海上?恶魔??

    日本小妞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,让众人都是呆了一呆,包括张小桃在内的几个人,都是愣了一下之后,也就没往心里去,只当是小女孩子晕过去之后说的胡话而已。

    只是烟花,却脸色一变,垂下头去不作声,若有所思的样子,只是她低着头,旁人并看不到她眼神里的忧虑之色!

    却说在沙滩上的那最后三个暴徒,却已经是濒临崩溃。已经成了惊弓之鸟,尤其那个首领白人,哪里还有半天凶悍的样子?

    三人互相看了几眼之后。都是说不出话来。又看见地上那具被唐樱“割喉”而死地尸体。

    几人心中都是一个念头:这。不会是做梦吧?

    那个岛上地年轻人。那个杀神就够可怕地了!好不容易弄清楚了对方地弱点。似乎是行动不便。不能来追杀自己这些人。以为可以松一口气。却没想到。却又来了一个同样出手如鬼魅一般地狠辣女杀神。

    最让人觉得讽刺地是。那个女杀神。还是自己这些人从海里救上来地。

    “头儿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家伙胆怯地叫了一声。却发现那个白人已经毫无半点凶悍地样子。一副六神无主地模样。

    “头儿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白人骂了一句,只是现在的喝骂已经并不如何吓人了。还有一股无奈的软弱:“还能怎么样!这个见鬼的岛!我们难道能飞上天去吗?”

    真是见鬼了!

    之前看到岛上只有几个弱女子,就希望这个岛越小越好。可现在……岛上有两个可怕的杀神,心中却恨不得这个岛越大越好,如果是一个大岛,找个地方躲起来,或许还有一条生路……

    就在白人心中纷乱的时候,忽然就感觉到一个同伴拉了自己一下,他原本就已经胆寒了,被人一碰。险些就软倒下去,回过神来,不由得恼羞成怒道:“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你看!海上……又有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一个家伙指着海上。

    抬头远远一看,果然!

    之前从海上捡回来一个女孩,以为是天上掉下一只肥羊,结果却是一条杀人的母龙!

    而这次……

    当三人一起看着海上那个人影,不由得全部都呆住了!

    很显然的一点,这次海上看到的那个人,绝对不是“肥羊”了!

    滔滔碧波之上。就看见一块破木板远远飘来,那破木板甚至还不如之前唐樱抱着地那块舢板大。

    那木板之上,赫然是一个人影!

    只是,明明在无边无际的茫茫大海之上,那人影站在面积不足方寸的破木板上,却隐隐地有一股飘逸悠闲的味道。那人仿佛是一个女子,这点从她全身婀娜的曲线就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而诡异的是,这个女人,悠闲的站在木板之上。远远看去。身材的曲线玲珑毕现,却仿佛是全身**的!

    而脚下的那块木板。明明就那么漂浮在海面上,却仿佛不知道哪里来的动力,飞快地滑行……就仿佛它后面装了一个看不见的隐形发动机一样!那速度,据对不比什么汽艇要慢!

    那个女子就这么站在木板上,长发飘飘,犹如传说之中的海妖一般,而远远的,甚至能听见一种奇异而婉转的歌声……

    歌声?

    三个暴徒都是一愣,随即猛然脸色狂变!

    的确是歌声!

    那女子站在木板上远远而来,仿佛还在悠然的歌唱,那歌声时而轻吟时而婉转,却带着一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柔媚动听,让人听了,就不由得心中顿时一荡。

    木板上的女子,远远地看不清她的容貌,但是仅仅凭那婀娜的身姿还有那让人心中荡漾的歌声,却足以让人为之失神了,只是三个暴徒却都是脸色狂变!

    尤其是那个白人,他原本就曾经是狼藉海上的水手出身,知道海上的传说,眼前这个女子,却仿佛正是传说之中海上的女妖?!

    正恍惚之中,那木板已经栽着那个女人接近了岛屿,远远的木板终于停下,众人这才看清——那哪里是什么木板?分明就是一只海龟!只不过远远的海龟潜在水面之下,只以背壳露在水面上,远远看去仿佛是一块烂木板一样。

    而那个女子,似乎也看见了岸上地三人,却扑通一声,就轻轻地一步跳进了海水里。她距离岸边还甚远,这么一跳。顿时就没入了海水之中。

    众人只以为她是淹死了,可片刻之后,就看见一个人影缓缓的从岸边很近地海水里缓缓的升了上来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居然是跳进海水里,从海底一步一步的泅水走了过来!!!

    海水浸湿了她地秀发,那卷曲的头发。赫然是碧绿如海藻一般!而随着她一步一步的从海水里走上来,渐渐的身体露出海面来,走得近了,那诱人的身体曲线更是清晰!

    只是走的近了,三人才发现,这个女子其实并不是全身**。

    她地身上仿佛是一件类似潜水员鲨鱼服一般的那种极为贴身的衣物,只是却……

    出奇的薄!

    几人从来不曾见过这么薄的潜水服,这套在女人身上的衣服,似乎也是肉色的。远远看去,倒真的仿佛是赤身**一般,只是近了一看。却发现这“衣服”紧紧的贴在身上,丝毫没有将女子身材地曲线掩盖,恰恰相反,却反而将身材的曲线勾勒得更加诱人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这衣服也不知道是什么奇异地材质,居然薄得惊人!就仿佛是一层保险膜贴在身上一般,虽然不是透明的,但是却将身材几乎全部纤毫毕露。

    甚至就连那女子的诱人的胸部轮廓都那么清晰,清清楚楚的。还能看见那女子骄人的双峰之上,两点细细的凸起,也是那么的真切动人……

    这样的“衣服”,简直就仿佛童话之中传说地“皇帝的新衣”了。

    这个女子缓缓从海水里走上来,头发贴在脸上,却将一张脸庞遮住了大半,只是头发缝隙之中,一双碧绿的眸子里带着让人不敢直视的神采,缓缓走了出来。身材在海涛之中轻轻扭动,一步一步踏上的海滩,来到了三个暴徒的面前。

    三个人仿佛已经完全看得呆住了,这个女子全身上下充满了一种难以描述的神秘的诱惑,美得让人无法挪动目光,同时随着她走近,三人明明感觉到一种恐惧和危险逼近了,只是心中打鼓,却始终舍不得挪开眼神。更别提是挪动脚步了。

    终于来到了几步之外。这个女人才款款站定了,看着对面的三人。她丰厚诱人地嘴唇轻轻开启,那美妙的歌喉化作了一句轻柔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我,美吗?”说着,她抬起手来撩开贴在脸上的碧绿色的秀发来,露出一张娇艳无比的脸庞,那脸庞轮廓优美,犹如北欧神话之中的神女一般,在阳光之下肌肤更是犹如象牙一样闪动着光泽……

    三个男人几乎同时都是滑动了一下喉结,那个白人甚至下意识忍不住的答了一句:“美……”

    女人娇笑了几声,那笑声更是柔媚之中带着一种让人荡气回肠的味道,让人听了,就仿佛感觉到心弦被轻轻拨动了一般。

    那双眸子流转过了三个人,最后落在了中间地白人地脸上:“我需要食物和水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白人的喉结蠕动着,还没说出话来,旁边地一个同伴却已经支支吾吾道:“食物……水,我们……我们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女人那双原本还在笑着的眸子,忽然就冷了下来,那轻柔如暖风一般的目光,瞬间就变得如怒涛一般阴沉!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她似乎看了三人一眼,然后缓缓的又往上走了几步:“不会吧,食物,不就在眼前么。”

    她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,已经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人的面前,抬起手来,就去轻轻的勾住了对方的下巴。

    被她勾住下巴的那个男人,仿佛已经彻底呆傻掉了,只是痴痴的盯着女人的眼睛看着,仿佛那眼睛里有某种魔力和吸力一般。“我美么?你愿意为我奉献一切吗?”女人柔媚的声音,就仿佛情人之间的诉说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愿意……”

    已经完全呆滞的声音刚刚说出,女人原本轻轻抚摸过他脸庞的手指,忽然就已经滑在了他的头上,然后……

    就看见女人的手指陡然闪电一般的一插!原本纤细的手指就这么轻轻的,无声无息的直接扎进了那个人的头盖骨里!

    人体坚硬的头盖骨在这个女人的手下就柔软的仿佛豆腐一般!

    那个男人连叫都没能叫出一句,直接就扑通一声栽了下去!

    女人盈盈一笑,抬起手来,阳光之下,她纤细的手指上沾着白色的液体——那是人的脑浆!

    却看见这个女人将手凑到了嘴边,伸出粉红色的舌头,无限柔媚的在手指上轻轻一舔,那姿势如果在平日里做出来自然是诱人之极,可此刻,却仿佛噩梦一般!

    另外两个男人陡然一震,从沉迷之中被惊醒过来,却发现全身已经汗如雨下!

    眼看这个女人一脸风情的舔食着手指上的人脑脑浆,只觉得天旋地转,吓得就想拔腿逃跑,可是却偏偏脚下一步都迈不出去。

    “很好……食物很新鲜,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女人舔了舔自己的食指,看着面前的剩下的两人:“我喜欢你们……你们是很好的食物。”

    呕!!!

    白人终于忍受不住,弯下腰去猛烈的呕吐起来。

    他虽然之前也拿人来当食物,但是却远远不如眼前这个女人这么可怕!

    这个女人谈笑之中杀人,生啖人脑,还偏偏一脸的柔媚风情——这所有的一切,此刻都仿佛化作了一腔恐怖!

    眼看着女人又一步一步走了上来,已经走到了另外那个同伴的面前,那个同伴已经吓得全身颤抖,却偏偏无法挪动身体半分,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女人的手指落在了额头上,然后轻轻的插了进去……

    白人的牙齿已经格格的打架了,一双腿已经站立不住,但此刻却偏偏就是无法晕过去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轻轻的舔了舔手指上的脑浆,最后将脸转了过来,看着白人。

    白人已经是全身冰凉,忽然就大声尖叫了起来:“饶命!别杀我!别吃我!!我不是食物!!”

    他叫得极为凄惨,却忽然心中就想起了之前,那惨死在自己手下的可怜的女子,被自己当作“食物”之前,死之前,可不也是这么哀求自己的吗?

    “你放心……我今天,已经吃饱了。”女人仿佛放过了白人。

    今天……吃饱了?

    “我不杀你,因为……我喜欢新鲜的食物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却又让白人重坠冰窖。

    “别杀我……求求你……别杀我,别吃我……”他的鼻涕眼泪全部流淌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一个问题。”这个海妖一样的女人舔了舔嘴唇,走到了白人的身边,一条手臂轻轻绕过了白人的脖子,嘴唇贴在了白人的耳朵上,这姿势就犹如情人之间的缠绵一般,白人却只觉得全身寒透,牙关更是“格格格格”响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你可看见过一个穿旗袍的东方女人?还有一个黑头发黄皮肤,样子很好看的年轻人?”

    (今天三更完成!明天继续三更哦)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回书页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