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7到22章是重复章节

小说:青梅渣马| 作者:永阈限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撞车了吗?我陡的一惊,抬头看去,只是遇红灯了……

    我手里的花束都被撞变形了,赶忙就着窗外的路灯打理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呜……”油门一响,车又如离弦之箭飚了出去,花束飞出我的手,我又差点磕了头……

    嗷!霖枫这厮绝对是故意的!

    “系好安全带,死了别怪我。”霖枫阴恻恻地说,我全身一颤,毛骨悚然了。

    榆哲终于感觉出来霖枫有些异常,老实闭了嘴,乖乖系上安全带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段路,沉默。

    小车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在飞驰,冰雨砸在车窗上砰砰大响,像一颗颗弹珠射来,我的心跟着雨点砰砰跳着,手掌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一声急刹车,李轩家到了。

    我和榆哲愣了好半天才从车里爬了下来,我的腿抖得厉害,脚下虚浮,榆哲面色苍白,牙齿打颤:“枫,枫哥,您,您这车技……太,太劲爆了!您要是忙,我们就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分钟,回来。”霖枫打断他的话,瞟了眼我,眸如鹰隼般锐利寒冰。

    我吓得心脏一缩,定住了,我们这是骑虎难下,非得坐他车才能回去了吗?能不能拒绝?能不能啊!

    火速冲到李轩家门口,按门铃,李轩的父亲过来开了门……

    “叔叔您好,我们是李轩的朋友,这是校篮球队全体成员送他的花,祝他早日康复,早日返校。”榆哲举着花念完了台词。

    他父亲惊道:“刚才也是篮球队的同学来送花啊……”他指了下窗边摆放的一大束鲜花:粉色的康乃馨,白色的百合,其间夹了两朵红艳灼眼的玫瑰,精致的花篮,工艺纸布加丝棉纸包装,和我们送的这束花相比,那一束典雅亮丽得多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我和榆哲傻眼了。

    他父亲没再疑问,笑着接过我们的花,见我俩被雨水淋湿了全身,连忙请我们进屋去。我的视线还停留在那束花上,花篮插了张卡片,上面的字迹有些熟悉,我在哪见过……

    正时屋里传出李轩的声音:“爸爸,是谁来了?”

    我心下一动,这浑厚富有磁性的声音,不正是我日夜思念的声音吗?带着阳刚之气,沉稳好听……

    榆哲抢先道:“轩哥,是我和宛欣。”他特意将我的名字说得很大声,我正想迈步进屋,榆哲却拉住我……

    “只有一分钟。”他提醒道。

    我……我有点想捏死霖枫……

    榆哲拉着脖子朝屋内喊:“轩哥你腿不方便,就别出来了,我们回学校再见。”

    他又对李轩的父亲说道:“我们不打扰了,太晚了,要赶紧回家。”

    不待我反应,榆哲拽着我就钻进了大雨中:“来日方长嘛,祝福送到了就行了。”他对我挤眉弄眼一笑,我无比幽怨。

    隐约听见李轩的父亲要我们拿把伞再走,可我们已经走出了很远了……

    没有见到李轩,不过听着他朗朗的声音就知道他恢复得差不多了,我也安心了……

    上车,开车,飙车……霖枫先送榆哲回家,容不得半点商榷……

    几处急转弯,几处红绿灯,车子像是在水上急速漂流一样,轮胎摩擦着水面声声刺耳。我和榆哲都没敢跟霖枫说话,怕他分心撞了车。

    我紧紧攥着拳头,心悬得老高,霖枫这样拿命来开车,绝对是生气了,可他生气也不能以这种方式发泄情绪啊,我宁肯他挥着拳头来打我,咦,为什么要打我?我没做错什么啊……

    榆哲到家的时候,身子已抖成了筛糠,下车时委婉地请求霖枫开慢点。霖枫眉眼不抬地踩下油门,将榆哲撂在了风雨中……

    车速奇迹般地慢了下来,冰雨奇迹般地也停了,车缓缓行驶在无人的大道上……

    云开现月,朦胧的月光将湿漉漉的道路照得如同撒上了一层光粉。

    我蜷缩在车后座,和霖枫拉开最远的距离,偶尔偷看他一眼,他的侧脸轮廓异常冷峻,有股莫名的煞气缠绕全身……

    “霖,霖枫,以后你不能这样开车了……”我吞了下唾沫,喉咙发痛。

    他猛地踩住刹车,停在了路边,车门嗖的一声全锁了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这要闹哪样?我全身僵住了。

    良久的沉默,时间在分秒流失,空气似乎凝固住了,我紧张得又缩了缩身子,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片刻,他低沉的声音入耳,带着冷意:“你还去找他,忘了蔡凡艳的恐吓了?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半天反应过来,他是在说蔡凡艳恐吓我远离李轩的事,这事还没完吗?我还不能接近李轩?我后背一冷,条件反射般地朝车外望了望,以为有人跟踪……

    霖枫转过脸来,慑人的寒眸盯向我,紧紧盯着,逼近,而后车灯开了,我被雨水浸湿的裤子和鞋暴露在他视线内……他眸色陡然沉了下去,冷冷道:“衣服湿成这样,还只想着给他送花?”他挑了下眉,冷哼:“你这样为了他,他可懂你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这,这是什么话?我愣住了。我送花给李轩,是我的事情,即便李轩不懂,我也很开心啊,就像每次给他们篮球队点歌加油,就像每次看着他喝我买来的汽水,用我挑选的毛巾,吃我打来的盒饭……心里别提有多甜蜜了,不管他知不知道那是我的心意,为喜欢的人付出本就是件幸福快乐的事情,为什么霖枫要这样说?我有些生气地回道:“我喜欢这样做,你管不着!”

    他面色一沉,黑眸闪过狠色,手指关节咯嘣响了下,我吓得脖子一缩,不敢回嘴了……

    半晌过后,他从牙缝中逼出了两个字:“李轩。”而后冷然一笑。

    我头皮一炸,他不会去找李轩的麻烦吧?连忙道:“你想做什么?是我一厢情愿,不关他的事啊!”

    他冷眉一皱,面色变得阴霾可怖:“你喜欢他,就是他的错!”

    这又是什么话!我头嗡的一响,有种被他绑架了人生的错觉,我连喜欢别人的权利都没有吗?贺霖枫,你算什么东西!

    莫名地怒火上涌,对他吼了起来:“我说过很多遍了,我们小时候那些都是闹着玩的,你不要总拿那些来约束我,我不是你的谁,你无权干涉我喜欢谁!就算没有李轩,我也不会喜欢你,你现在这个样子,只让我恶心讨厌,你是不是还想用李轩来威胁我?你这样做和蔡凡艳有什么区别!”我重重地说着最后一句话,尾音回荡在车内。

    霖枫瞳孔微张,面上隐现绞痛之色,两厢僵持片刻,他缓缓转过了头去,沉默了……

    怎么就沉默了,我悬着的心又往上悬了悬,咽了咽口水,双手在发着抖,打着颤。

    我看不到他的脸色,他整张脸埋在了阴影里,再亮的路灯,再白的月光,也穿不进那层阴影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像是过了一个世纪。车又缓缓开了,这次以正常的速度前行,霖枫没再跟我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车内死静,静得我听不到自己的心跳,听不到他的呼吸,就连车轮碾过水面的声音,也没有了……

    我自觉刚才没有说错什么,虽然是些狠话,于霖枫来说,应该没什么要紧的,他这样的纨绔子弟,恋爱经验那么丰富,应该没少听这种话。回头过两天,他就会忘了,然后该玩乐就玩乐,该花心继续花心……

    今日之后,他应该不会再来纠缠我了,我也算解脱了。儿时的美好就留在儿时吧,何必翻出来碾碎。童言稚语,最为纯真,但若当了真,就输给了现实。想想以前霖枫对我那样好,结果他搬了家,音信全无,再回来,已经交了无数的女朋友,我在他心里到底是什么,我都不愿去细想……他用滥了感情,却又回来说爱我,天知道他安了什么心,有几分是真,几分是玩弄。

    车安全抵达我家门口,车门还是锁着的,我默默地等他解锁……

    车里暖气开得很大,我脸上有些发烫,喉咙已干涸得沙哑:“对不起,今天……谢谢你了。”我用极为平淡的口吻说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霖枫握方向盘的手移了下位置,抬起头来,面上的神色难以捉摸……

    “宛欣。”他冷声说道:“你知不知道,我等了你361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我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今天不来找你,你是早忘了还要答复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我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眉紧紧皱着,没有了往日的凌厉和不羁,只有无法言喻的挫伤……

    我的心莫名地刺痛了一下,但却不知道自己痛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他自嘲一笑,是苦笑,转瞬脸色又冷漠到了极致:“你从来没在意过我说的话……”欲言又止,猛地按了下中控锁,门锁解开了……

    在意也好,不在意也好,反正已经是不成了,干脆就这样吧,我不想多做解释,咬了咬牙,没有等到他下一句话便开了门,刺骨的冷风灌入我裤腿,冷得我全身哆嗦……

    慢慢迈开了脚步,一步两步,走得艰难,想回头看看他,可又觉得没什么要看的了……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回书页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